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中落叶

放下牵绊,轻闭双眼,闻声如面 --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人的寂寞,在暗夜里泊着,繁星点亮的夜空里,有灯,有风,却飘逸着一直的伤痛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闲适苏州 诗意江南  

2014-01-09 16:03:59|  分类: 美文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丹青坊《闲适苏州 诗意江南》

我是个恋家的人,从未想过要离开我生活的这个地方,去他乡谋生,若是非要另选一个地方生活,我想,那一定是苏州。

“人家尽枕河”,“水巷小桥多”。小时就爱读书,读过一篇文章,故事发生在梅塘,写的是一个住着深深庭院德高望重的老中医,我猜,那河塘定是苏州的河塘;又看过一篇文章,说的是藕香桥边的故事,写的是桥边农贸市场卖猫鱼的善良的渔家小姑娘,我想,那座石桥一定是苏州的古桥;长大后读陆文夫的作品,在先生的作品里走过苏州的小巷,品味小巷深处寻常人家的生活。于是苏州的小桥流水青石板,围墙上长长的藤蔓,石驳岸古老的青苔,河边深深的庭院便成了一首古老而悠长的歌,时时在我耳旁唱起。我就梦想能去苏州古城,住到临河的小木楼,每天清晨打开临河的木窗,看见那石桥下渔娘驾来一只小渔船,我便看鱼鹰捕鱼的矫健,听那渔船橹声的欸乃,和着那塘水的哗哗声,开始我美妙的一天,然后到清清的塘水中洗洗衣服淘米,做一回小城的居家小女子。

然而每次去苏州总是匆匆的,我向往的古城小巷和小河塘水却一直是个梦。

这个中秋节,我背起背包踏上了苏州的石板街。

坐在车里便看见古城的街道两边是我久已不见的法国梧桐,在我童年时代正是这种树木作为城市绿化主旋律的时候,随着年龄增长,它慢慢的退出我的视线,于是法国梧桐就成了我年少时代的一个标记,当我满眼看见这树木,一种怀旧的情绪悠然升起,这里的建筑不高,马路上看不到匆匆的人群,只有推着童车慢慢走过的老人,和闲闲的逛着的人们,即使是出售最时尚服饰的店铺,也含蓄的隐逸在浓浓的树荫中,没有用那些光怪陆离的七色招牌,我在清晨的空气里闻到一种家常的味道,于是一个闲适的城市在我眼前展开。

放下背包,走出酒店,惊喜的发现法国梧桐树的两边就是我要寻找的小河石桥,走过石桥就是小巷,于是在这样一个闲暇而美好的日子里,沿着弯弯曲曲的寂静小巷随意游走,尽情游赏这古城河水小巷中沉寂的娴静与古朴之美。无论去古城墙,还是去网师园、观前街,我留恋小巷,沉醉于河水。

晨雾中走在古老的石桥上,我不知道这座桥走过多少人,也许范仲淹走过,也许贺铸走过,更多走过的是寻常的百姓,但最寻常的石拱桥也造的玲珑精致,小桥平平仄仄地跳跃在河流之间,水因之而生动。空气中清清爽爽,河里的水经过一夜的澄清,特别清冽,雾气与水相接,朦胧中望见河边的人家,早起的主妇正打开临河的窗,听那梧桐树上的鸟语;水道有点蜿蜒,河边宅子里常有别致的石埠头,石头上的青苔在清清的河水中飘摇;站在这边桥上看见那边的石桥,有人挑着担子走过,大概是卖红菱的水乡农人,用他好听的姑苏软语夸奖着他的红菱;偶尔划过的乌篷船,不是捕鱼,是在清理河中的杂物,看见河边人家的熟人了,便在晨雾中与人打着招呼。

过石桥便可以看见沿河人家门前的小巷,与河水并排流过,河街并行、水陆相邻、双棋盘式的格局,是这座古城最早的格局,这是最典型的街坊。古老的围墙爬着藤蔓,露出一丛篁竹,看见一棵古树,就会猜想这所宅子的年月,故居老宅,忍不住会让人浮想曾经发生的传奇故事。循着围墙走着,小巷犹如阡陌般的纵横交错,幽深而绵延,在曲折蜿蜒中消失在重重叠叠灰色的宅子深处。

巷口含蓄的小巷不太直又不太弯,总不让人一眼望穿,沿着小巷往深处走,巷子两边就是寻常人家,散落在小巷的经络中。中午时分,秋阳照着姑苏人家,巷子里影子很短,阳光映得墙壁很白,抬眼看去,围墙也工整仔细的码着黛色的瓦,围墙不高,从两边的围墙上搭着晾衣棒,晒着各色衣服,时不时便是一户人家的门口,原色的门,有时有人出来,那门便发出“吱呀”一声,没人出来的时候,巷子里出奇的宁静,静的可以听到鸟翅掠过的声音,间或也可听到寂静深处传来一两声旧货郎悠长的叫卖声,走到这里顿觉如在闲庭信步,心境悠然而自得。临近傍晚的时候,小巷便开始热闹起来。孩子的欢笑声、人们相互招呼的声音、小贩的叫卖声……随处可闻,走在深沉而悠长的小巷,一种江南小城特有的浓浓、和谐的情调,呈现在眼前。

苏州的小巷浸染着城市悠久的历史文化,它们有着如茉莉花一般清香、雅致的名字,比如百花巷、桃花坞之类。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布满幽深青苔的小巷行走,鼻翼之间便时不时可闻到清新的桂花香,顿觉心旷神怡;若是三月烟雨时,坐下来定能闻到淡雅的茉莉花香,就能感受到的洇洇水气;若是梅子成熟时,闲下来就能邂逅江南的梅雨,呼吸时就能粘濡到的糕点甜香……更也许,时光倒退几百年,这里的巷子里曾经走着一位白衣秀士,与说着吴侬软语,挽着竹篮卖栀子花的女儿擦肩而过,那一声“白兰——花,啊要买白兰花唻……”,便融进了那锦绣文章里,诗情画意中,于是他学着足够标准酥软的吴浓软语,仿佛是这里的小巷居民,和他们一样过着最平常怡然自得的居家生活。

夜色阑珊时,小巷里渐渐闪亮起迷人的万家灯火,在温暖辉煌的映照下,夜幕下的小巷愈发显得恬静,犹如一曲委婉的古典韵律伴着河水流淌。月色真美,皎洁的月光下缓缓流动的河水,细细低诉着古城往事中有关才子与佳人的篇章,细细的波纹荡漾,把一塘月色揉碎,谁家院子隐约传出几声悠扬、婉转、优雅的评弹声,让我深深的陶醉,这才是原汁原味的江南人家!这就是江南精致的小城中充满无限诗意的小巷,这便是这个城市中一幅最美的风情画卷……

于是,苏州便成了一种氛围,氛围有了,随遇而安; 小巷是一种生活,生活近了,心神俱安。著名的“鸳鸯蝴蝶派”作家周瘦鹃,就住在一条名叫“王长河头”的小巷里;几十年后他的同乡陆文夫更是以写小巷出名。还有那位叫凌君武的版画家,留在京都却忘不了曾经生活过的幽深而宁静苏州小巷:我为什么要离开?不如归去!决然回到苏州,在幽静的小巷深处写意人生。于是古城因为他们而更为诗意,更为内敛。

小桥流水,小巷古树,含蓄柔美,成就了水乡小城,它以柔克刚,是生命最初的和美家园。观前街上的阑珊夜色,也只是在小城一角含蓄的闪着光,实在不好意思过于张扬,惊扰了小巷里的沉静,即使是那些散落在巷子里的著名的园子,也如小巷一般,荣辱不惊,从来缄默不语,更不用说那些走过千年的老城墙,那些高楼只属于城墙外的世界,对于古城,一切的热闹喧嚣在这里不过是墙头吹过的清风,除了风中清新的茉莉花香,一切在人们的眼前散去,始终不能影响人们的生活。

千年的古城,也许是因为你曾经沧桑,也许是因为你看惯了繁华,一切都能淡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